遊美國/阿拉斯加/極光列車進Denali國家公園 風景絕美(2007/01/01 14:41)

 

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7/01/01/545-2034028.htm

 

記者王以瑾/阿拉斯加報導.攝影 

說是極光冬季列車(Aurora Winter Train),其實和極光一點關係都沒有,勉強只能說是看完極光去搭的列車──畢竟我們在費爾班連續等了3個晚上的極光。極光冬季列車,一樣的鐵道,相較於夏日的大爆滿,冬天列車換了個名字,乘客卻變得寥寥可數,期待中的超大片觀景窗列車也沒開出來,幸好有Denali國家公園絕美風景為伴,不然就要大呼上當了。 

冬天雖有夢幻般的極光可賞,但其實夏天才是阿拉斯加的觀光熱季;也許國人對於走入自然這件事興趣不是那麼大,但有世界上最後一塊淨土之名的阿拉斯加,去除冰雪覆蓋的大自然美景,絕對令人迷醉,而來自各方的遊客塞滿景觀列車的畫面,也就不難想像了。 

相較於夏日的一位難求,冬天只有兩節車廂的列車顯得寂寥,乘客全集中在一節車廂裡還塞不滿,另一車廂則為餐車,期待中有著大片觀景列車的車廂,冬天也沒開出來,初初上車時,還真有點失望。 

 
(圖/上午8時抵達車站準備搭車,月亮還高掛天空,天都還沒亮。王以瑾攝影) 

我們搭乘的景觀列車是從費爾班(Fairbanks)出發,終點在安克拉治(Anchorage),全程約12個小時,但我們安排在中間的小鎮塔基那(Talkeetna)停留過夜,因此車程減為7小時。 

拿著時程表,我心裡開始盤算:「7小時,這個時節阿拉斯加從日出到日落時間也不過4小時,上車時天還黑黑的,下車又已是天黑,今天什麼事也別做了,等了3個晚上的極光,實在也夠累了,坐火車的時間正好拿來補眠吧!」 

 
(圖/一上車,和電影「北極特快車」一樣裝扮的車長馬上來查票。王以瑾攝影) 

想是這樣想,但計劃還是被Denali的美景給破壞了;在被咔嚓咔嚓的快門聲吵醒後,就沒有機會再闔上眼睡回籠覺。 

 
(圖/在火車上我們等到了日出,不到4小時之後又等到了夕陽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提供餐點飲料的餐車,據說夏天的乘客多到必須排時段進入,且嚴格規定用餐時間。王以瑾攝影) 

Denali是阿拉斯加遊客最多的國家公園,這個公園設立得很早,從1917年到現在,已幾近一個世紀;與野生動物親近,是這個公園最大的賣點,麋鹿、大白羊、灰熊、北美馴鹿、野狼等等,都可以在安全的保護措施下觀察牠們的生活。 

但我們是沒有機會下車的,不下車就只有期待麋鹿躺在鐵軌上迫使列車停下,讓我們拍照,不然我們是沒有機會和野生動物接觸的,可惜這個期待中的畫面並沒有出現;幸好能置身在Denali如畫的北國風景中,還是值回票價。 

Denali,在印地安人使用的語言裡為「神明」之意,也許是因為此處為北美最高峰麥金利峰(Mount McKingly)所在。 

 
(圖/迷霧中的高山、大地顏色灰暗枯黃,讓人感覺蒼涼。王以瑾攝影) 

隨著天色漸亮,我們也逐漸進入Denali國家公園範圍內,只見窗外是綠意盡失的枯黃枝椏,河流並未完全結凍,載著浮冰的河水要結未結,大地呈現的是蒼涼與蕭瑟,但漸漸的,我們等到了太陽升起,等到了藍天,河水開始反射出神秘的綠色,此時已忘了曾經感覺的蒼涼,白雪覆蓋的山頭,在晴空下轉化成純淨之美;原來一樣的風景,只在光線變化下卻能主導遊客的情緒,這樣說來,我們是否都在自尋煩惱,所以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? 

 
 
 
(圖/天亮了,藍天出現,一樣的雪景,因為照片的顏色漂亮,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。王以瑾攝影) 

冬日時節,極光冬季列車(Aurora Winter Train)每週僅有一班從費爾班到安克拉治的班車,每週日上午8:30發車,到達安克拉治也不過晚間7:45,列車行駛時間與極光時間並不重疊,所以極光冬季列車與極光其實是搭不上關係的,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名?只能說阿拉斯加人,更精確的應該說是費爾班、安克拉治這一帶,很愛以極光命名,極光旅館、極光商店,比比皆是,來個極光列車也不足為奇了。 

相關資訊/ 
鐵道訊息可參考官方網站www.alaskarailroad.com 
台灣阿拉斯加旅遊推廣小組www.alaskatours.org.tw

 

 


worka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