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7/01/14/153-2040503.htm

 

 

記者王以瑾/阿拉斯加報導.攝影 

列車在塔基那靠站,一下車就看到民宿主人Werner Rauchenstein 夫婦站在雪地中等待,打完招呼後,Werner就忙著將所有行李搬上廂型車,女主人Renamary則催促我們坐上另一輛廂型車,天黑之後的塔基那安靜得像打烊後的電影文化城,Renamary邊開車邊說,「我們這裡夏天有6萬個遊客,但冬天只有你們6個人,哈~哈~」很短的時間內,我已經喜歡上塔基那了。 

塔基那(Talkeetna)是極光冬季列車(Aurora Winter Train)的一個停靠站,從費爾班出發到這裡約需7小時車程;這個小鎮很小又很古老,古老到像西部牛仔片中的場景,一棟棟小木屋零散分佈,鋼筋水泥這種現代怪物在塔基那是不存在的。 

塔基那的人口大約只有400、500人,夏天是最熱鬧的時候,但不是真有6萬名訪客,比冬天多了很多人倒是真的,不過,趁著冬天來訪,反而更能品味它的靜謐與美好。 

 
 
(圖/人口不超過500人的塔基那,是很有特色的小鎮。王以瑾攝影) 

塔基那的觀光客,大都是衝著北美最高峰麥金利峰(Mount McKingly)而來,有人以此為基地,挑戰這座原住民口中的神明之山,而坐小飛機則是不耗體力的簡單方式;但其實不爬山、不坐飛機,只是塔基那就值得專程來訪,光是享受遺世獨立的氣氛,還有和建築一樣,都是自上個世紀保留下來的人情味,就足夠了。 

我們居住的民宿是Swiss-Alaska Inn,剛開始看到名字時實在疑惑,明明在阿拉斯加,為什麼要「崇洋媚外」,是要以瑞士湖光山色印象為自己加分嗎?後來才發現完全猜錯方向,這個名字很簡單,只因為主人是住在阿拉斯加的瑞士人。 

 
(圖/Swiss-Alaska Inn是由幾棟木屋組成,共有20個房間。王以瑾攝影) 
 
(圖/在晨曦中的Swiss-Alaska Inn,美得有點不真實。王以瑾攝影) 

瑞士籍的男主人Werner第一次出國就選了阿拉斯加,沒想到人生從此轉變,在此一待40年,而女主人Renamary則是蒙大拿姑娘,也是年輕時來此,很短的時間就決定在此落地生根,他們因為喜歡阿拉斯加人的熱情留了下來,現在也將這種溫暖傳遞給曾經在此停駐的過客。 

寂靜的夜,有人覺得好,但也會有人覺得無聊;Swiss-Alaska Inn的房間有電視,但沒有有線電視天線,Renamary特別提醒我們,如果想看影片可到對面的錄影帶店租片,那家店譯成中文就叫「阿嬤的店」,守在裡面的真的是一位盯著電視看的老嬤,她可能是因為看愛電影才開這家出租店吧! 

 
(圖/「阿嬤的店」就在Swiss-Alaska Inn正對面。王以瑾攝影) 

塔基那為什麼這麼迷人呢?是因為我在這裡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極光?是因為與世隔絕的安靜?還是Swiss-Alaska Inn的氣氛? 

吃了家常而美味的晚餐、早餐,第二天的午餐仍是瑞士爸爸Werner為我們準備,為了趕路,我們在車上吃「便當」,外國人會準備什麼便當?我打開有點重量的紙袋,全麥麵包三明治夾著起士和火腿,避免破壞三明治口感,另有一小密封袋裡裝著蔬菜、醃橄欖之類的青菜,還有蘋果、一條巧克力、一包洋芋片和一罐七喜,突然覺得好像拿了一袋父親準備的遠足午餐。 

Werner做的菜沒有豪華的盤飾,但外表平淡的美味卻更能打動人心,說著說著就想起早餐時兩面都煎得金黃的可口薯餅,很平凡的食材卻讓大家滿意而想念,Swiss-Alaska Inn整體的氣氛就是這樣,自然流露家的感覺,這是最讓人舒服而難忘的味道吧! 

 
(圖/Swiss-Alaska Inn溫暖舒適的房間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Swiss-Alaska Inn的餐廳,沒有豪華的裝潢,但很有家的味道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好吃的煎鮭魚排;Werner做的菜不在盤飾上多講究,但以平凡素材創造出的美味,更讓人難忘。王以瑾攝影) 

相關資訊/ 
Swiss-Alaska Inn:www.swissalaska.com 
台灣阿拉斯加旅遊推廣小組www.alaskatours.org.tw 
中華航空www.china-airlines.com

worka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