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7/01/14/153-2040496.htm

 

 

 

記者王以瑾/阿拉斯加報導.攝影 

與麥金利峰近距離接觸,算是人生旅程的重要註記;海拔6195公尺,憑著想像,已先為這座北美洲最高峰勾勒出輪廓:壯觀、險惡、終年覆雪的外貌,但真正坐著小飛機接近它時,學過的形容詞彙卻無法在這趟1小時的航程中派上用場,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著一個奇怪的名詞──南寶樹脂。 

空氣稀薄,難道頭腦也跟著「真空」了嗎?有許多形容詞可以說明氣勢磅礡或是山勢險峻,但為什麼偏偏我的腦海中只出現一個毫無關聯的東西? 

飛行近20分鐘,我們進入以麥金利峰(Mount McKingly)為中心的山群,這些簇擁著麥金利峰的「小山」,個個都是稜角分明,看起來都不好惹,而每座山頭從稜線以降都為白雪覆蓋,沒有一點綠意,小飛機外的世界此時只剩藍與白。 

到底要多少降雪量?要經過什麼樣的晴天、大雪、晴天、大雪輪替,才能讓山頭的覆雪又厚又光滑,好像塗上一層南寶樹脂一樣?這一片山系,又好像上帝的超大型石膏雕塑創作區,上帝之手雕出了崇山峻嶺、雕出了永不融化的冰河、還雕出了麋鹿牙──這應該是特別要送給阿拉斯加人的禮品,一座外型像牙齒的山。 

 
(圖/山頭的積雪厚到像拿南寶樹脂塗妝一般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再近一點看,像不像南寶樹脂?王以瑾攝影) 

麥金利峰同時擁有天使與魔鬼兩張臉孔;前半段航程,呈現的是覆雪皚皚的景觀,但飛機轉個彎,來到山的另一面,岩壁原色逐漸顯露,眼前的山壁如同被刀削過般垂直平整,也沒有一丁點植被,這種連雪的都留不住的險峻地勢,讓原本純白柔軟的面貌頓時轉為猙獰,就好像恫嚇登山者別狂妄意圖征服一般。 

 
(圖/每座山頭都稜角分明,看起來都是不好惹的。王以瑾攝影) 

麥金利峰(Mount McKingly)海拔高度20320英呎,大約為6195公尺,是北美第一高峰,有幸征服它自然是人生的重要紀錄,這也是為什麼有人即使拿生命做賭注也在所不惜,一樣是朝聖,但觀光客與登山客不同,總是選擇付費而簡單,且不冒險的方式,搭小飛機就是觀光客選項。 

 
(圖/在塔基那就可以看到麥金利峰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K2 aviation的機場沒有一點機場的味道。王以瑾攝影) 

我們搭乘的小飛機屬於K2 aviation公司,這家航空公司號稱有40年的阿拉斯加飛行經驗,有多條航行路線可供選擇,參觀路線則視飛行時間長短做調整,大部份的路線只繞麥金利峰山腰,也有繞行山頂的路線,甚至可在冰河降落讓遊客下機拍照;能夠接近北美第一高峰當然是畢生難忘,不過,花費也不便宜,時間最短的航線就要美金150元,若要在冰河停留,收費跳升為200美金左右。 

 
(圖/雪地上的飛機是有特殊裝置的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我們的飛機只能坐6個人,每個人都有一個耳機可與駕駛對話;為我們示範耳機麥克風使用的這位大鬍子帥哥,就是我們的駕駛。王以瑾攝影) 

相關資訊/ 
K2 aviation:www.flyk2.com 
台灣阿拉斯加旅遊推廣小組www.alaskatours.org.tw 
中華航空www.china-airlines.com

worka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