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06/12/30/545-2031480.htm

 

 

王以瑾/阿拉斯加報導.攝影 

阿拉斯加的第三個晚上,我們仍在費爾班追尋極光,這次換到了另一個日本人經營的極光小屋Aurora Borealis Lodge,屋內溫馨舒適,大片的玻璃窗,就是方便在屋內觀察極光而設。 


.費爾班Aurora Borealis Lodge  

雲還是太厚了,我們站在屋外為觀星、賞極光舖設的平台上,看著月亮散發出光芒,但不一會兒又被厚厚的烏雲遮去,月亮的出沒,成為我們猜測能不能看到極光的指標。 

 
(圖/日本年輕夫婦經營的Aurora Borealis Lodge,設有大片窗戶,同時為了方便在室內觀看極光,後半段是完全不點燈的。王以瑾攝影) 

和前兩晚比起來,這個晚上不是太冷,在還能承受寒意之時,我們就在屋外平台上等著,大約午夜12時,雲層較薄處開始浮出綠色,但肉眼辨識並不太明顯,我按下快門探個究竟(鏡頭比眼睛敏銳),預計曝光20秒,雖然還不確定是不是極光,但日本妹已興奮得哇啦大叫,一邊叫還一邊跺腳,這個木板拚成的平台也隨著她們的興奮震動起來,另一頭也在拍照的同業著急地大喊,請她們不要有大動作,但她們實在太興奮了,根本沒人理他。 

 
(圖/只看見一點點綠光,日本妹已高興得大叫跺腳。王以瑾攝影) 

我趕緊抱著三腳架跑到雪地上,重新開始曝光,連按了10張左右,張張都有極光,終於首次拍到極光,不過效果並不好,雲層還是太厚了,極光只能從雲層較薄處透出,只有顏色,沒有美麗的形狀;這晚的極光沒有第一天的好看,總歸起來,還是讓人失望的一個晚上。 

看極光真的是要靠運氣的,而我們,就少了點好運氣。 

 
(圖/頂多能拍到這樣的畫面了,看到了,但仍然覺得不滿足。王以瑾攝影) 

 
(圖/Aurora Borealis Lodge正在興建中的民宿,預計一年後完工。王以瑾攝影) 


.塔基那(Talkeetna)  

離開費爾班,賞極光的行程原本應該結束了,但因為惦記著沒有好照片,在塔基那(Talkeetna)的晚上,我還是決定再試試運氣;雖然費爾班是最容易看到的地方,而塔基那的條件沒有那麼好,但不表示沒有極光。 

這個晚上,是這趟旅程中第一次看到清朗的天空,滿天的星星,似乎預告著即將到來的極光,但天空無雲就能和極光畫上等號嗎?更大的期待會不會換來更大的失望? 

連續3個晚上和極光奮戰,大家都累倒了,早早就上床睡覺,終於只剩下我和另一個對工作掛心的同業,期望能夠有點好運。 

10時、11時,我步出小屋查看了幾次,沒有一點動靜,接近12時,同業來敲我房門說,要不要走到遠一點點,光害稍減的地方看看;我穿上所有裝備,抱著2、3公斤重的三腳架出門,我們找了一處暗處守候,這裡的條件沒有前3天好,沒有地方避寒,也不是制高點,高聳的林木遮蓋了半個天空。 

這個晚上雖然沒有風,卻覺得特別冷,也許是因為小鎮建築物不多,又是站在雪地裡,兩層毛襪加登山鞋,還是抵擋不住由腳趾傳上來的逼人寒氣,站到手趾、腳趾凍至疼痛、麻痹,我們就回房裡休息一陣子,暖和了再走出來等,進進出出大約3、4次,終於在數過將近10顆流星,大約在1時半左右看到極光:由西而東的白色光束,畫過綠色背景的天幕,稍縱即逝。

 
(圖/不到1分鐘,這道由西向東的白色光束,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王以瑾攝影) 

後來才知道,原來那個背景的綠色天幕也是極光;雖然大多數的極光來得快去得也快,但這種弧狀極光卻能停留數個小時。 

 
(圖/路底一直存在的綠色天幕,後來才知道,也是極光。天空中的亮點點可不是相機的灰塵,而是星星。王以瑾攝影) 

看到極光、也拍到極光了,但對追尋極光的人來說,最想看到的還是那種一整片簾幕式的極光了;這次是沒有機會了,這個心願,只能期待未來完成了。→接下一篇 

協助採訪 
台灣阿拉斯加旅遊推廣小組www.alaskatours.org.tw 
中華航空www.china-airlines.com

worka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